美国食品价格问题不容乐观

来源:华尔街日报中文网

    由席卷美国多地的旱灾引发的食品价格上涨应该不会对美国经济构成太大威胁,但可能会让许多公司和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Federal Reserve, 简称美联储)坐立不安。

  在美国遭受至少五十年来最严重的旱灾之际,干旱气候也威胁到了俄罗斯及其他一些国家的作物收成,粮食价格因此大幅上涨。即便在本周美国中西部地区喜逢甘露之后,与年初时相比,玉米价格仍上涨了22%,大豆价格更是上涨了32%。

  消费者还未感受到这些价格的上涨,但未来他们会感受到的。从靠玉米养肥的牛肉到以玉米为增甜剂的苏打水,美国人的食谱上到处都有玉米的身影。大豆则可以用以生产食用油和动物饲料。消费者今年享受的低水平食品通货膨胀即将结束。美国劳工部(Labor Department)发布的数据显示,2012年上半年美国的食品价格上涨0.8%,低于2011年下半年1.9%的涨幅。

  在失业率高企、民众正竭力重新积聚在经济衰退中失去的财富之际,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若食品价格上涨,那就要担心消费者会削减其他方面的支出了--在美国经济如此疲弱的情况下,这可有些不妙。

  话说回来,目前食品支出仅占美国消费者总支出的14%左右,已较上世纪60年代初期的28%左右大幅下降。因此食品价格上涨的影响已有所减小,不过,对于受经济衰退影响最大的贫困人群,食品支出占收入的比例更高。

  其他国家就没有这般幸运了。食品价格在中国官方消费者价格指数(CPI)中的权重接近三分之一,在印度更是接近一半。即使在其他发达国家,消费者花费在食品上的支出比例通常也比美国消费者高得多。

  另外一个能让美国舒口气的因素是:在面临物价上涨时,美国人更倾向于削减对价格上涨的商品类别的支出,而保持在其他商品类别的支出不变。例如当去年棉花价格攀升,并带动服装价格上涨时,消费者减少服装的购买量,但并没有削减在其他商品上的支出。

  由此产生的结果就是金宝汤(Campbell Soup)和通用磨坊(General Mills)等食品企业可能不得不面临两难抉择:要么上调价格,跟上成本增长的步伐,但承担新一轮消费者流失至自有品牌产品的风险;要么眼睁睁地看着利润被削减。餐馆运营商可能也将面临同样的压力。

  与此同时,食品价格上涨可能将令美联储的行动变得更为困难。食品价格因素对感受通胀和实际通胀都会产生很大影响。比如,一盒牛奶价格的上涨比电费下降更能引起消费者们的关注。

  这意味着,如果美联储在下周召开的会议上推出更多刺激经济增长的举措,美联储可能会因今年晚些时候到来的食品通货膨胀而遭责难。不过,即使美联储按兵不动,也可能会遭埋怨。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